注冊登錄

“村BA”“村超”,可謂2023年火爆全網(wǎng)的概念,還有諸如“村排”“村龍舟”……新名詞一個(gè)接一個(gè),讓全國人民見(jiàn)證了鄉村體育帶動(dòng)鄉村振興的活力。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張騫策馬西行,鄭和揚帆遠航。一條始于2000多年前的商旅征途,恰如一座橋梁,聯(lián)通了亞歐間的貿易,融匯著(zhù)東西方文明,被稱(chēng)為“絲綢之路”。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“誰(shuí)的文化?誰(shuí)的城市?”隨著(zhù)一個(gè)沙朗·佐京(Sharon Zukin,美國紐約市立大學(xué)布魯克林學(xué)院與研究生中心教授)的時(shí)代之問(wèn),城市空間話(huà)題進(jìn)入了新的語(yǔ)境。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在新聞攝影圈內,大家常說(shuō)“突發(fā)新聞是檢驗攝影記者綜合素質(zhì)的最佳考場(chǎng)”,責任、快速、敏銳是攝影記者在遭遇突發(fā)新聞時(shí)必備的能力。 多年來(lái),國內發(fā)生的所有重大災難性突發(fā)新聞,北京媒體攝影記者從未缺席。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8月8日晚8時(shí),“太陽(yáng)神鳥(niǎo)”把成都露天音樂(lè )公園渲染成金色的舞臺,象征堅強、團結、和平的中國珙桐樹(shù)“鴿子花”絢麗綻放,國際大體聯(lián)代理主席雷諾·艾德評價(jià)“這是大運會(huì )史上最精彩的一屆賽會(huì )”……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當下“荒野與文化相互糾絞”,一批又一批攝影師進(jìn)入西部拍攝,一些小文青也以城市荒野為主旨“染指”荒野美學(xué)。真正的荒野是什么?也許我們應該看看在西部這片土地上真正生存的攝影師的作品。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物候輪回,花舞歲月,自然天成。 當代畫(huà)家何多苓曾說(shuō):“對于宇宙來(lái)說(shuō),花很小。對于蜜蜂來(lái)說(shuō),花很大?;ㄊ瞧孥E,我不能無(wú)動(dòng)于衷?!焙沃故钱?huà)家,花草自然之物,也一直為攝影人所鐘愛(ài)。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從1978年開(kāi)始,中國社會(huì )進(jìn)入了一段十分重要的發(fā)展時(shí)期,最重要的特征就是波瀾壯闊的改革開(kāi)放。 從那時(shí)到現在,中國從一個(gè)基礎薄弱的農業(yè)大國發(fā)展成一個(gè)現代化的工業(yè)大國,如今又在向信息化強國轉變......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在歷史中演進(jìn)的攝影,不斷丟棄舊有的物質(zhì)形態(tài),迎來(lái)新生,讓自身的本體性漂浮在不斷掀起革命的科技史中,被反復推翻,無(wú)處著(zhù)落。 它曾失去了它賴(lài)以定義的手工性、實(shí)體性,又在無(wú)相機攝影、數字造像等影像游戲中迷失或廣延邊界......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陜西產(chǎn)行業(yè)在中國地位舉足輕重:航天、航空獨撐半壁江山; 鉬礦儲存量居全國之首,煤炭?jì)Υ媪刻幦珖谒奈?;水利、電力頗具東西南北中樞作用,清潔能源亦在快速發(fā)展;鐵路著(zhù)力國家重點(diǎn)工程,成就斐然……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作為推進(jìn)深化改革的一項重要舉措,中國攝影家協(xié)會(huì )2016年啟動(dòng)了中青年攝影人才培養計劃,旨在加強對這一群體的團結引導、聯(lián)絡(luò )溝通,為他們搭建進(jìn)一步成長(cháng)發(fā)展的平臺。迄今已舉辦五期培訓班,接受培訓約250名學(xué)員……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凝望,是人類(lèi)與生俱來(lái)的本能。 呱呱墜地的剎那,一道光點(diǎn)亮雙眼,我們開(kāi)始用一生來(lái)凝望周遭這個(gè)紛繁的世界——愛(ài)與恨、冷與暖、家人與親朋、故鄉與遠方、面前浩瀚的大海以及頭頂那無(wú)垠的星河……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北緯37.06°,渤海萊州灣畔山東省昌邑市59.6公里的海岸線(xiàn)上。 那跪屈的女人的身子,那弓起的女人的影子,于海岸線(xiàn)的灘涂上緩緩移動(dòng),隨著(zhù)她們手中工具上下左右翻轉,身后便繡出一道道或淺或深的花紋。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一臺相機,甚至棄用的手機,可以幫孩子們“釋放空間”,或者開(kāi)啟一段未知的新旅程。不用我們急著(zhù)灌輸干貨技巧,這可是隨觸屏成長(cháng)的一代,每天睜開(kāi)眼到處都是四條邊框的畫(huà)面,他們的審美基礎與前輩不可同日而語(yǔ)。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上世紀80年代,香港視覺(jué)美學(xué)一個(gè)囂嚷待發(fā)的年代。臺前幕后英雄輩出,各式類(lèi)型題材百花盡放,觀(guān)影與讀者群熾熱長(cháng)成,屬于純正香港制造的視覺(jué)黃金期自此正式展開(kāi),未幾卷起一場(chǎng)美學(xué)風(fēng)潮。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青春如初春之萌動(dòng),如朝日之噴薄,如百卉之含苞。社會(huì )主義是干出來(lái)的,新時(shí)代是奮斗出來(lái)的,奮斗的身影,青春不會(huì )缺席。我們對焦青春面孔,匯聚青春力量,講述一個(gè)個(gè)如同螢火閃爍的青春故事。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工體(北京工人體育場(chǎng))是什么?有人說(shuō),它是新中國第一個(gè)大型綜合體育場(chǎng)館;有人說(shuō),它是中國政治歷史上的一座豐碑;有人說(shuō),它是半部新中國體育史;還有人說(shuō),它是首都生活潮流的先鋒……從1959年建成到今天,每一代人都有著(zhù)對工體的獨特記憶。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每個(gè)春天,世界新聞攝影比賽(荷賽)公布獲獎名單,我們都如同穿過(guò)一段段旅程: 一個(gè)國家的危機,一個(gè)民族的變革,一個(gè)凡人的磨難,這個(gè)世界正在遭遇的風(fēng)霜雨雪,或面對的波譎云詭的未來(lái)……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第八屆影像上海藝術(shù)博覽會(huì ),由Creo藝術(shù)公司(世界攝影組織前身)主辦并與保時(shí)捷聯(lián)合呈現,將于4月20-23日重返上海展覽中心。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

京張鐵路起自北京豐臺,經(jīng)八達嶺、居庸關(guān)、沙城、宣化等地至河北張家口,全長(cháng)約200公里,1905年9月開(kāi)工修建,于1909年建成。中國鐵路工程師詹天佑主持了京張鐵路的修建。京張鐵路改變了中國人不能自建鐵路的歷史,書(shū)寫(xiě)了中國人的骨氣、智慧和榮光。

進(jìn)入畫(huà)廊